【转载】1989年苏联差额选举:一张选票引发的”混乱”

炮打冬宫

1989年2月,在一个下着如毛细雨的周日早晨,1400多名莫斯科市民涌入莫斯科摄影师协会大楼中,这个只设有660个座位的建筑顿时变得拥挤喧闹起来。老者们留着花白胡子,胸前挂满大大小小的二战勋章,紧贴着墙壁。年轻的活动家们在走廊里忙碌地进进出出,向合格的选民发送粉色卡片。讲台上坐着一位虚弱的老者,光秃的头顶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光。67岁的苏联氢弹之父、著名异见人士安德烈-萨哈罗夫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我的政治大纲已经形成多年之久,我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政治犯……”,群众中爆发雷鸣般的掌声。

继续阅读“【转载】1989年苏联差额选举:一张选票引发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