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说起来建个人主页这个事情,大概在2年多前就有类似的想法了,不过一直没有实现。

今天终于在我的挚友IPP的帮助下完成了网页搭建,真的很感谢dalao的帮助,帮大忙了!

想建立个人主页这个想法更多的是想通过自己的空间,自由的抒发自己的想法,作为一名在国内网站写评论经常被ban的主,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指点江山”了。

今后的这段时间会把我写过的文章迁移到这里来,并做好备份。

学习新东西的一些所思所想也会发到这里来

还请大家多多关注啦!

2020年,你准备好了么?

一晃又到了年末,从2014年开始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写一篇文章来总结一下自己的这一年,聊聊对自己对世界的看法。现在已经是第5个年头了呢。写年度总结这件事也算是在很多事情中,为数不多的坚持下来的几项罢。说实话,现在提起2020年还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这个年份更多的是在初高中的政治学习中出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嘛,当时感觉离自己还很远,没想到这么快就到来了。

啊!真的是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啊!

继续阅读“2020年,你准备好了么?”

是什么让一些人认为日本军舰名字都这么优美有意境?

主要是有些人因为不懂日语,所以粗看日本军舰名字的时候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比如“吹雪”或者“嵐”其实就是“暴风雪”和“暴风雨”还觉得有意境不?Blizzard和Rainstorm号(逃)

你甚至可以写成“乱吹”号

至于为什么要用天气命名,那就要先来了解一下IJN(旧日本帝国海军)的命名法,现在海自的船都是继承之前的舰名。

继续阅读“是什么让一些人认为日本军舰名字都这么优美有意境?”

为什么日文罗马字有不同的写法?

初学日语的大家在网上论坛交流、查找日语资料的时候,有时会遇到一些疑惑。为什么有时候会出现一个假名对应多个罗马字的情况呢?比如shi-si 都指假名し,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那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这个问题。

罗马字就是日语的一种拉丁化方案,便于外语学习者掌握日语的发音。时至今日几乎任何一种非拉丁字母书写的文字都会使用一种拉丁化方案来便于跨国交流。在这个制订拉丁化拼写的过程中基本都会出现,外国人制订本国人制订的情况。

继续阅读“为什么日文罗马字有不同的写法?”

零基础教你打日麻!

因为雀魂等游戏的大热,不少留学生或对日本感兴趣的朋友都开始接触了日本麻将。

不过其玩家大多数都是有国内麻将基础的,但仍有很多小白并没有接受过什么“麻将启蒙”,只保留了儿时用麻将堆积木的记忆。在网上查找教程的时候又被扑面而来的专用术语吓到,导致新人入坑难。

那么今天就由我来用一些通俗的便于理解的方式来为大家介绍一些,怎么打日本麻将(仅限线上对决)

写的非常基础(其实就是教你和牌),如果你已经会打日本麻将了,请PASS掉这篇文章把!

其实麻将和扑克牌这种谁比谁先把牌打光的游戏不同,麻将本质上是一种排列组合的游戏,比谁先完成排列组合。

继续阅读“零基础教你打日麻!”

中国文化输出存在的问题

整个中国的“文化输出体系”我感觉差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官方主导的宣传机器有点过于生硬,形式上也不够时髦(说白了就是low)另一方面,自己建墙给自己封进去了,普通人想与世界接轨困难,导致自发性的文化输出偏弱。

文化输出确实得靠流行文化。其实我认为这个定义主要还是受到美国影响。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一跃成为地球最强,到最后也其实不光是靠着外交、军事等手段赢得冷战胜利的。美国人的文化攻势也相当厉害。电视、电影、可乐、快餐等这种“舒服”的生活,有可能直接把“食品配给制”的苏联人民打垮了。说不好听的这就可能是“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


或许是我们新中国艰苦奋斗的时间太长?导致对一些娱乐化的东西嗤之以鼻吧…其实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也是被这些“糖衣炮弹”炸的很惨,但是后来终究是“把糖衣吃了,炮弹送回去”

继续阅读“中国文化输出存在的问题”

“吃鸡”游戏的起源 大逃杀怎样影响游戏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这句游戏里的台词已经被大家念叨了无数遍,其实大逃杀的游戏类型的出现远比PUBG要早。游戏的类型最早可以追溯到武装突袭的MOD,然后有了H1Z1最后再由PUBG发扬光大。那么这种给玩家们放到一个封闭环境,最后只剩少部分留下的模式是否有一个原型呢?

经过我的一番查找,原来吃鸡类游戏都在致敬一部2000年上映的日本电影作品:《大逃杀》

继续阅读““吃鸡”游戏的起源 大逃杀怎样影响游戏”

求求你,请好好说中文!(主要说的是日语这块,其实最令我不爽的词是“offer”)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量日语词汇进入我们的生活。

比如比较常见的“写真”、“生放送”、“霓虹”这类词汇,对日语不熟悉的人,肯定会对这些词产生疑惑,如果用我们平时的汉语代入,很多词理解起来都很困难。如果真的不知道如何翻译成中文也就算了,“照片”、“直播”、“日本”,翻译起来很困难吗?

就像有些非要在汉语里夹着英语说话的人一样,听的人不懂就会给听者带来不好的感受。

其实如果本着让更多的人可以了解日本文化的初衷来使用这些词汇,那么真的应该尽量少用一些日制词汇,多用一些汉语原生的词汇来降低沟通门槛,或许这样会改善一些人们对日本文化的看法。

继续阅读“求求你,请好好说中文!(主要说的是日语这块,其实最令我不爽的词是“offer”)”